日常

让我填坑是不可能的

酒茨


不喜勿入

酒吞黑化有

现代微古

囚禁有

私设有

微强迫有

下章emm应该会有车

有错误的话可以在评论区留言鸭₍⁽ᴼᴬᴼ⁾₎


是深夜


夜晚的城区最是迷人,也充满了危险和未知。

灯火通明的街道有行人稀疏的来往。


已是入冬,行人都是匆匆回家,似乎已经看到桌子上的美食和温柔的爱人孩子。


一处大厦附近,住宅区。


一抹黑色快速的穿梭在楼区间,此时如果有人仔细看,还可以看到白色的长发和头顶上显眼的角。


茨木快速的穿梭在小巷内,没等休息一会身后拐角处追上了一堆黑色西服的壮汉。


“他在那!别让他跑了!”


一个戴着墨镜,脸上有疤的大汉指了指不远处的茨木,拍了下身边矮一头的小弟怒道


“快用麻醉枪!”


话音刚落一弹已经打了出去


茨木右脚使力便朝旁边的墙处点脚借力几个来回跳上了房顶,毫不犹豫快速离开,背后已然是怒骂声


“大哥…他真是人吗…”


一旁小弟身体一个寒颤,询问了下身旁壮汉。

壮汉怒骂过后点了根烟,眉头皱起眼神严肃。

“呼…肯定不是。看来这活失败了…接下来就没咱什么事了…好好看着吧。这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

一旁人还在疑问,却感觉到一股强风吹的自己头发散乱,几架直升飞机从头顶呼啸而过,留下小巷口的众人


另一边的茨木不停的奔跑在城区中,终于在城市的边缘处一个狭窄的巷子里停下。


茨木看着自己腹部的伤口,笑着轻咳几下


哈哈…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吗…


此时的茨木身上明显有几个伤口,一边袖子空荡的垂在身侧,一手捂住腰间的一个口子。鲜红的血液顺着腰部缓缓流下。


这是酒吞造成的伤口,短时间内难以愈合。

茨木虚弱的叹口气,靠着墙壁坐在地上。


挚友…可真不留情啊…

就休息…一小会…


即使是SSR等级的妖物,失血过多也会虚弱无力,更何况是被同等级SSR所重创。


编剧,出来吃屎。
小柳启伍。我杀——
(´ . .̫ . `)
(╥╯﹏╰╥)ง
( p′︵‵。)
(っ╥╯﹏╰╥c)
大大们快产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心态…哭了。

给大家推荐两张自制表情包,emmm第一次做不要嫌不好。
大佬们请谅解我这个萌新,

癌白
ABO
柠檬x草莓

‼(•'╻'• )꒳ᵒ꒳ᵎᵎᵎ

吃了这么长时间的粮,也该交党费了。

链接走评论。

菠萝变得…妖娆起来了。
腰更细,腿更长了…
我还发现了,屁股更大了!!!!

捕捉一只野生杰克。

超棒!!!

【柱斑】静谧安恬小镇(2)

1.说好的短篇?
2.我觉得有可能会变成长篇
3.争取把这个脑洞,填下去
4.let,s  go
5.可能就快虐了

伴随着风声,树林里属于树叶哗啦啦的响声。
斑静静的靠在树下,身着一身黑色和服,炸起的长发乖顺的披散在肩膀处,正如这个人现在的状态一样,安静祥和。

“第三十四天…”

斑微微张嘴,吐出一个数字。

第五个星期也快过去了…

斑黑色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
这几天他一直在小镇里打听情报,小镇并不大,短短几天就被他摸得彻透
不入流的武士很少关注忍者的事,忍者也是很少去做一些危险的任务,足够养家糊口就可以。

所以没有人知道【宇智波斑】长什么样子,也不会把【宇智波斑】和【斑】连接在一起

斑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

谁会知道,他,就在这小镇里呢?

宇智波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打探情报无非是去一些餐厅,人流多的地方。

回忆起自己所听到的谈话,斑真是觉得那些人蠢透了。

外界出任务归来的忍者们常在餐厅中饮酒讨论:
“听说他长得凶神恶煞,见过他的人几乎都死了”
“柱间大人不是见过吗?”
“你不知道?柱间大人将火影位置交给扉间大人了,听说是身体…”
说到一半,举了举手中的酒杯
一旁发福的女老板又重新将这名忍者的杯子倒满酒,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听说是身体得了重病,修养”

【重病…吗?】

斑抬头,看了看不远处一堆小屁孩在玩耍,当然也包括那个小胖子,叫阿德。

【这种生活也许不会持续太久,但是足够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了】

斑有些贪恋这气氛,想起了他小时和泉奈一起玩耍,练习,最后化为碎片,成为了记忆中少数的美好

战争或许不会波及这里,但也绝对不会放过这里

这是斑现在想不到的
也是以后最深刻的…





【短篇】静谧安恬的小镇

1.失踪人口回归
2.也许我也会继续更下去的
3.柱间结婚,黑化预警
4.可能大概会有轻微ooc?
5.Let,s   go???
6.提示:会有刀子
7.时期在终结一战后,不根据原著走剧情,没有胸口的朱迪
8.不喜勿入



在与柱间终结一战后的第四个星期

斑静静的坐在一处小河上方的巨石之上,身上换成了一件粗布麻衣,一只眼睛紧闭,只有另一只眼睛还散发着古怪的魅力。翘起的长发随着风声微微飘起
斑忽然抬起手,戴着手套的修长手准确的在半空中抓住一片树叶,看着这片树叶,慢慢斑开始回忆起来
这是他解除假死状态离开木叶村的第四个星期,柱间的细胞融合很成功,只是感觉腹部像是多了什么一样,说不出的奇怪。
他离开木叶后并没有急忙离开火之国,而是找了一个和外界不怎么熟悉并靠近水域的小镇。
他暂时借居在一名老人的房下。

老人仅有一名孙子,看见斑衣服上有很明显的血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动,只是顿了顿
“……往事让他过去吧。”
老人笑呵呵的坐在摇椅上,旁边是他七八岁的胖孙子

很成功,这个小镇大多数都是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很强的忍者,多是些不入流的武士,更多的是年迈的老人和天真的孩童。
也没有仇视,恐惧,厌恶,害怕的指责与咒骂
有的仅是平安,和睦。

一片安恬的景象
斑这么想着,松开了手中的树叶,任风带走。
这一直是斑所想的生活,没有战争的波及,充满了纯真与和睦。
尽管木叶是他与柱间一手创建起来的,可是真正的高兴并不存在。
柱间可能不会注意到,恐惧,仇视,被孤立的滋味
他们只认为是柱间创建的…是柱间的木叶,不是我们的。
斑抬头,看着白云从他头顶慢慢飘过。

“斑哥哥!爷爷叫你回去吃饭呢!”
不远处是一个小胖子在挥动着莲藕般的胖胳膊,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有…有很多豆皮寿司呢!”
像是感觉到斑的视线,胖手挠了挠微红的脸颊,吞吞吐吐的吐出一句话就跑了。
在一处不富裕的小镇想要买到最好的豆皮寿司,对资金也是有不小的需求。

连斑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

“知道了…”

带着说不出的心情,斑慢慢起身,消失在河水边。